球學姊 簡介(免費瀏覽)

韋伯老師: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英國文豪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寫下的著名台詞"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這句話到了現在,有許多不同的翻譯詮釋。但不管是哪一種詮釋,都說明了多數人在做出選擇時,總是會面臨很多的選擇困境。

    高考還是普考?選擇題還是申論題?剩下三個月,課都沒有上完該怎麼辦?工作上遇到突如其來的挑戰,我應該要逃避還是挑戰?這是很多人在考試上、生活中都會遇到的選擇難題。

    而在我的職涯生活中,我就遇過這樣的一個人。非本科系新生、地特平均分數30幾分,沒有寫過任何申論題給老師批改,至少有兩科的高考課程還沒有上完。剩下80幾天的時間,這個人告訴我,她想拚高考。

    當時的我,還不像現在這麼有經驗,我反覆地告訴這個同學,在這個階段這種程度,拚普考是比較保險的手段。但這個同學卻堅持跟我說,她希望可以考高考,她希望一次就把這個考試解決掉。最後,這個人做到了,也給當時的我上了一課。

    究竟是高考還是普考?我們應該要怎麼面對這場考試跟挑戰?申論題一定要很熟悉才會寫嗎?工作遇到挑戰怎麼適應?

    讓我們歡迎達成上面這些看起來不可能的目標的球學姐~

【番外篇】球的故事

「這個分數真的不太可能!」

看著手上的成績單,我大驚失色的說

「老師,高考錄取是我的目標。如果只是普考考取,那我豈不是以後還要再考一次?我想一次就解決掉。」

對面的女孩面對我,神情倔強的說道。

「球,我知道你很希望可以快速考取。而且我相信每一個考生都跟你一樣希望可以快速的脫離苦海,但是…」

望著手上這張「平均分數」只有「三十出頭」分的「地特」成績單,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但是現在距離高普考試只剩下『八十天』左右的時間,球妳又是去年八月報名的新生,應該有很多課都還沒有上完吧?」

幾經思量,我決定先從「課程沒有上完」這個面向下手,期待面前這個女孩可以「知難而退」。

「嗯,對呀,我的公策、民總跟刑總都還沒有上完,而且…」

球看著我。

「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寫過政治學申論題給老師改…」

講到這裡,女孩竟然毫無愧色的輕輕笑了出來。

「這樣難怪地特平均只有30幾分…」

縱然在心裡如此嘀咕著,但是為了不要打擊學生的信心,我還是試圖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向同學說明:

「球,現在時間只剩下八十幾天,而且妳還是一個新生。一年考取雖然是很多人的夢想,但準備考試有時候還是要考量實際的條件跟程度。依照妳去年地方特考的平均成績,還有妳現在課程的進度,老師覺得真正的問題可能不是在於妳『想要』考取哪一個考試,而是根據妳現在的條件,以哪一個考試為目標準備可能會比較『合理』。」

「老師在想,根據你目前的程度,如果以『普考』為目標,讓自己專心提升選擇題的作答能力,然後努力加強政治學跟公共管理的申論寫作程度,會不會才是比較『合理』的作法呢?」

這是我評估過眼前女孩程度之後,所能夠給出的最誠摯建議。但是我自以為誠摯的態度,這一次卻竟然完全無法改變面前這個嬌小女孩的意志(一般來說都會有效的呀)。

「老師,我只想要考高考,我不想要分兩次考取,希望你可以幫我。」

不管我如何向球「痛陳利害」、如何「換句話說」,球的回應永遠就只有這一句話。

「老師,我只想要考高考,我不想要分兩次考取,希望妳可以幫我。」

然後,就這樣過去了20分鐘。

「好吧,球,我想我們也談了很久了。老師希望妳回去先好好想一想老師今天跟妳說的話,如果明天妳還是決定要考高考的話,那我們再來討論讀書計畫。但是…」

連續說服一個人20分鐘卻又未果,我感到挫折又疲憊。

「老師是真的覺得準備普考對你而言是比較理智的選擇。不過如果妳最後還是選擇要考高考的話,老師要先跟妳預告一下,讀書進度會比普考同學更緊湊、更辛苦喲!」

最後一次,我試圖說服這個小女孩。

「老師,沒關係,我可以吃苦。」

女孩堅定地望著我回答後,迅速收拾東西離去。

這就是我與球的第一次談話。

====================================

隔天一早,剛走進教師休息室,球已經坐在裡面了

「老師,我想要考高考,請你幫我制定讀書計畫。」

一樣的眼神,一樣的對話,一樣的球。

「所以妳真的決定了嗎?老師昨天跟妳說的話妳都考慮過了嗎?」

球點點頭,彷彿不需要再多說甚麼。

「好,那老師來幫你制定計畫,首先老師要先確認一下妳各科的程度,妳目前比較熟練的科目有那些呢?老師要聽實話呦,這樣才能夠更客觀的幫助妳。」

我無奈的望著她說。

「目前的狀況,我覺得行政法是比較熟練的,寫選擇題大概25題『只』會錯5~8題左右,但我感覺是法條沒背熟,應該背熟就會比較好了。」

「政治學、行政學、公館跟公策,我上課算是聽得懂,但是我還沒有試著寫過申論題跟選擇題,我覺得我可能要再多花一點時間弄懂它們。」

「!!!!!!!!!!!」

「等一下,妳的意思是說,政治學不算在裡面。妳的行政學、公館、公策,到目前為止,都『完全』還沒有開始『記憶』內容嗎!?」

我慌張的打斷她。

「對呀,我覺得我不太擅長背行政學的東西,感覺都背不起來,東西好多,而且公策也都還沒有開始準備。我想要試著用理解的方式搞懂它們,然後用自己的話寫出來,這樣會有問題嗎?」

球認真的看著我問道。

「…(震驚中所以頓了一下)」

「這樣其實也不是說有問題,但是行政類科跟政治學還是有點不同。政治學比較偏重理解跟分析,所以只要記得一些重要的名詞跟理論(也就是我字典的內容),然後學習把這些概念跟理論套用到實例或是題目當中解題就好了,不太需要背。」

「但是行政學的東西卻是有很多東西是需要記誦的。雖然理解可以幫助記憶,但是在時間緊湊的情況之下,如果要用理解的方式學習,雖然每個人的條件不同,但是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反而會比單純的『記憶』方式花費更多的心力,這樣準備起來會辛苦很多。更何況,妳都還沒有開始背!!」

「但是老師,我覺得理解以後,「用自己的話寫出來」,對我而言才是最快,且最容易拿到高分的方法。當然該記的東西我還是會努力記的!請老師放心!」

話都講這個份上了,我也只好硬著頭皮為女孩制定計畫。

=========================================

由於女孩幾乎每一科都是危機科目,所以制定出來的「初期讀書進度」十分的繁複。

一天至少需要唸三科,每科一天至少需要唸30頁,總閱讀量超過一百頁;且所謂的唸,不只是看過,還包含有概念的「記憶」。我也會不定期的抽考。

我與球約定,如果在期中的檢視跟抽考當中,進度跟不上或是抽考沒有過關的話。這個計劃就必須終止,並改以「普考」為準備目標。而這更使得這項計畫從一開始就具有很高度的「挑戰」成分。

「沒有辦法,這是妳的選擇。如果要考上,這個進度跟速度就是你必須完成的功課。」

我嚴肅的對女孩這麼說,而女孩也沒多說甚麼,在對計畫表塗塗改改之後,就轉身進入教室開始執行。

然後,一天、兩天、一個星期。

當所有考生都還在為自己的進度焦慮,為逐漸逼近的時間感到恐懼的時候,球就像是緊抓著瘋狂旋轉的巨輪,卻始終不願意放手的挑戰者一樣。

在每一次我都擔心她是否會跟不上進度時,他總是可以運用各種零碎時間,或是睡眠時間,努力的跟上進度,從未抱怨退縮。

當所有人在各種抽考、QA或是挑戰來臨時慌張猶豫時,程度在當時仍與他人有極大差距的球,也總是毫無畏懼的面對挑戰,以及各種失敗。

一周後,黑眼圈慢慢地爬上了球的臉龐;兩周後,球嬌小的身軀開始消瘦。

然後到了第三周。

===================================

「老師,我可以進來教師休息室看書嗎?」

彷彿我已經答應她似的,球自己帶著自己的課本,一屁股就坐到休息室的位子上。

「怎麼,是因為進度太緊迫所以受不了要出來透透氣嗎?」

「不是,是因為如果坐在這裡的話,我有問題隨時就可以問老師了!」

在回問題的同時,球竟然已經開始看書了。

「但是我這裡隨時會有同學來問問題耶!這樣應該會吵到妳吧!」

「沒關係,只要老師方便的話,我每天都想來一段時間。而且如果哪時老師剛好有空的時候,也希望老師可以稍微跟我說一下章節內容重點,還有老師自己的念書方法跟申論題書寫習慣!這樣我覺得可以更快!」

這個丫頭就連說起這番看起來十分「理直氣壯」的話的時候都沒有抬頭,也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

「好吧,那妳最好都在「自習時間」開始之前就過來(這代表她必須要比其他人早半個小時到班),就當是早到陪我吃早餐囉!」

然後這頓早餐一吃,就變成了一個連續七周不間斷的上午提問時間。

=============================

球第一次出現顯著的進步,是第四周的事。

我至今還留著球第一次政治學模擬考的考卷:

61分!」

(但其實我後來有向球承認這一次的分數是安慰分數)

拿到考卷的球似乎有點興奮,不斷的追問我是不是故意放水。

球開始在意自己哪一題有哪些東西「忘了寫」、「寫得不夠完整」。

完全忘記自己在兩周之前,還是一個申論題最多只能寫到一面又一行的魯蛇

球開始看的懂其他比較高分的考卷「高分在哪裡」,並且也開始具有評論自己以及其他人考卷的能力。

那個一問三不知的球,好像隨著她的努力,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很快的,

球的進步以及寫作能力開始延伸到其他科目,而這也開始帶給她極大的自信,以及持續跟著進度努力的動力(但我也是到後來才知道,這時候的球仍然在壓縮自己的睡眠時間,盡力跟上進度,卻從未喊苦)。

====================================

第五周,球開始成為班上的領先者。

並在某些科目的考試或是政治學的QA競賽中獲得部分優異的成績。

同時間,總複習課程也陸續展開,球開始過著早上八點到補習班,晚上十點下課,一周七天,連續一個月的最終衝刺生活。

(還有每天早上準時報到,從未遲到的早餐提問生活)

很久以後,有一次我跟球談起現在的新生上課連堂常常抱怨很累的時候,球竟然很霸氣的說:

「累甚麼!學姊我當年每一天都上超過10小時的課,連續一個月都不喊累了!」

這就是球,那個霸氣又不認輸的球。

====================================

第六周,政治學第二次模擬考,球用實力取得了超過60的高分。

(這次不是安慰分;且當時班排已經是全班第五。)

第八周,球在QA時基本已經沒有哪一題考古題是不會的。

(除非我故意想考倒她)

就這樣到了最後一周,也就是第十周

第十周,強弱已經很明確。

球將近10周的專心致志,還有拚搏的決心,使得她可以較其他易感焦慮、懷疑或是徬徨的考生,更完整的使用這70天的時間。

而原本那個每一科都不太熟的球,至此,也幾乎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完成每一科的作答,且幾乎各科的考古題也都練習完成了。

此時的球充滿自信,再也不是那個初進教師休息室,甚麼都不知道的新生了。

然後,到了最後一天。

===================================

最後一天,離情依依

面對這些課程結束之後,馬上要上考場的孩子們,我的心情總是會特別激動。

想到這些稚嫩的臉孔在未來10天之後就要接受高普考的洗禮,我突然想要為他們留下些甚麼。

於是我集合了全班的同學,開始對他們說話:

「同學們,這是最後一次,我們在這間教室集合,進行最後一次QA考試」

「在今天之前,每一次QA考試,都是我問你們問題,要求你們到黑板上把申論題的大小標架構寫出來。但是今天,我想要有些改變。」

「今天,跟以前一樣,黑板上有七個空格,一樣會有七個人在這邊比賽下標的速度跟內容。但這一次,只會有六個同學站在上面,因為我會是那第七個挑戰者。」

「我是一個老師,我的任務不是彰顯自己很厲害,而是教導出盡可能多的厲害考生。所以這一次,我希望你們可以贏過我。現在我就站在這裡,也不點名,這邊只剩下六個名額,願意挑戰的同學就自己上來,題目就由下面的同學等一下隨機挑一題進行比賽。」

語畢,球與H君毫不猶豫的排眾而出全場譁然。

而其他挑戰者也開始慢慢地站上講台。

「比賽開始!」

眾目睽睽之下,包含我在內的七個人用粉筆在黑板上奮筆疾書。

下標,比的是「速度」、「邏輯」還有「用字精準度」。

一字排開七個人在黑板上一起書寫,寫好寫壞更是一目了然

很快,時間到了。

七個人、七種解答,靜靜地躺在黑板上等待評價(有點不公平的是評論人還是我啦。但作為一個老師,不管是不是挑戰者,對於答案的鑑賞能力還是應該要保持的XD)。

而在場的每一個人,也都在等待我的最後一次講評。

「經過十周的訓練,在場的都是行家,我的評價想必跟大家現在想的都是一樣的。」

「在這一次的練習當中,每一個人都精準地回應了題意,並且在有限的時間當中,精確地用下標的形式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都是合格的好答案」

我頓了頓。

「但是,這一份答案」

我指著球的答案。

「不論是下標的精確度,或是邏輯的延伸以及舉例,都比我剛剛寫得好。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是球,這是第一次有人,能夠在政治學的考試當中,讓我說出這話」

我不甘心的搖搖頭,台下開始歡呼。

「我輸了,這一題妳真的寫得比我好」

(還好,當時我認輸的聲音,已被現場如雷的歡呼聲淹沒,使我不至於太過尷尬;但是球,我要在這裡再說一次,我當時真的沒有讓妳…妳是真的憑自己的努力勝過當時的我!)

==================================

然後,10天之後,球上了考場

再然後,九月,毫無懸念,球以高過地特分數一倍的高分(3x->6X)。

成為班級高考的最高分錄取者(當然是一年考取)。

如願進入中央任職。

==================================

70天的時間,一個女孩

一個總分進步超過240分的證明(證明我當初的判斷是錯誤的)

這就是屬於球的故事。

韋伯宇宙|三部曲:上榜生策略實戰課

想讓努力真的有效,你得先搞懂這些上榜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