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君學長、PP學姊、小C學姊 簡介(免費瀏覽)

【H君學長-用持續出色擊敗自我懷疑,永遠的標竿箭頭】

韋伯:

    很多同學可能有聽說過,我有參與設計、帶領一個特殊班級,叫做「奪榜班」。這個班級有點類似以前我們聽說過的大考魔鬼訓練營。透過嚴格的進度管控、大量的考題訓練以及駐班老師的輔導,希望可以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使同學的成績大幅度進步。

    在早期的帶班技巧當中,我曾經很習慣在班級裡製作出一個所謂的「標竿人物」,也就是所謂的「箭頭」。這個「標竿人物」通常是班級裡某一科,或是全部科目綜合下來,班上最傑出的人物。而在奪榜班那個訓練密度很高的環境裡,當時的我總是會鼓勵其他的同學以「標竿人物」作為「假想敵」,從各科成績,到考卷風格,思考自己可以用甚麼樣的方式「追趕甚至擊敗」這個「標竿人物」。換言之,所謂的標竿人物在班級中既是一種榮譽,也是一種壓力。

    很多年前,H君學長就是這樣的一個標竿人物。在那個我批改考卷還不會給具體成績,只會給等級評價的年代,H君學長在班上的外號,就叫做「A++」

我跟H君學長關係很好,H君學長也很樂意扮演自己擔任班級「標竿人物」的角色。整整三個月的時間,這位H君學長總是樂觀、自信面對各種挑戰。而學長的樂觀與自信也感染了身邊的所有人,給大家帶來了篤定與希望。

    終於,三個月的奪榜班結束了,最後一天,當結業典禮結束,同學逐漸散去之後。H君學長突然一個人走到了我的辦公室,把門關起來。這個時候只有我們兩個,沒有其他人在場。

   H君學長突然用全身顫抖的手抓著我問道::「我真的會考上,對吧」。過了這麼久,我一直都還記得學長的表情。也讓我明白了,在這場對多數人都不容易的考試當中,有人除了奮力達成目標之外,還願意,在各種恐懼之中,為他人著想,承擔著穩定他人情緒,成為他人希望的腳色。

   對我來說,這就叫做承擔。H君學長就這樣為我上了一課。

   今天,就讓我們歡迎這位A++學長,讓我們一起來了解這位學長當時的心理活動,還有這麼一位有肩膀的人,現在過的怎麼樣!

我們一起歡迎學長~

【PP學姊-抗壓.樂天.激勵與被激勵的開心果】

韋伯:

    「到底要努力到甚麼程度,才能夠抵達終點」,這是很多在這條路上奮鬥的人,心裡面都曾經出現過的話。明明已經竭盡全力了,卻還是發現自己止步不前。明明睡得比別人少,卻發現自己很快的就被別人超越。

    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有一個在沙漠中落難的人,運氣很好被當地經過的住民所拯救。當這個落難的人接過救命的水,活過來以後,她感激地對拯救她的住民說:「我真的很感謝你!但也很羨慕你!如果我也有向你一樣能夠在沙漠中辨明方向還有生存的技巧就好了。」

    當地的住民回答道:「這個一點都不難,如果你跟我一樣一直都住在沙漠中,那你就會甚麼都學會了」。

    PP學姊,是那一屆考生中,公認最貼心、抗壓性最高,也最能夠在備考時期帶大家歡樂的學姊。不論是面對再大的挫折跟挑戰,PP學姊總是可以露出樂天的微笑,用各種方式帶給大家希望與歡笑。

    曾經有一個人跟我說,她很羨慕PP學姊的抗壓性,總覺得如果她可以像學姊一樣輕鬆的化解情緒,自己肯定可以走的更好更遠。

    而我則用上面的沙漠故事告訴她,能夠幫助在沙漠當中遇難者的人,其實自己也是一直住在沙漠中的。

    焦慮、痛苦跟自我懷疑,就像沙漠一樣,會給人帶來生存的威脅。但這個世界上就是會有這樣的一種人。雖然他比誰都要了解焦慮跟痛苦,但她還是可以找到適應跟生存的辦法,並且還能夠在困難中幫助別人度過難關。

    對我來說,這樣的情緒控制技巧,真的是非常值得學習的個人特質。

    今天,就讓我們邀請這位沙漠中的引水人,PP學姊出場~

小C學姊-靠寫作能力編織分數的獨角獸】

韋伯:

    作為一個補習班老師,總是會有很多學生詢問,自己上課雖然都聽得懂,但是一看到申論題就都寫不出來。更有學生採用直接記憶的方式,希望自己可以從題庫本、課本或是任何參考資料中,把所有可以當成答案的內容,全部一字不漏的記憶。認為這樣就可以有助於自己把題目解答出來。

    但是,在補習班當中,也有著另外一種傳說。就是有一些人,她明明只知道一點點資訊,就可以從這一點點的資訊,轉變成為滿滿版面的內容。在念書時,她可能只需要大致了解幾個內容重點,就可以複製,至少是在別人眼中是複製,課本上面70%左右的重點。這樣的人,也常常被別人稱呼為天才。

    其實,我在教學的過程當中,常常會跟同學們分享一件事,「知道怎麼寫申論題,你才會知道怎麼念書」。有些人在接受考試資訊時,會自動的把這些資訊轉換成為考試作答的內容「老師談到的這個數據是不是申論題可以用的到」、「老師補充的關於某一個名詞的定義是不是可以放在申論題的第一段使用」當你接受到備考資訊出現這種「感覺」的時候,你自然可以跟那些所謂的天才一樣,輕易的抓到書裡面的重點,洋洋灑灑的寫出一篇好的申論題內容。

    而上述這種「感覺」,我們通常稱呼它為所謂的「寫作能力」。

    在國家考試當中,所謂的「寫作能力」,常常被視為是一種像「獨角獸」一樣,類似玄學般的存在。

    今天,我們要採訪的,就是具有這種傳說級別、獨角獸能力的小C學姊。希望可以透過小C學姊的視野,讓更多的學弟妹明白,這場考試單純的記憶,並非唯一可行的道路。透過培養自己的寫作能力,培養自己的感受,再將自己的感受轉換成為觀點,也可以是一條事半功倍的道路!

    我們歡迎獨角獸小C學姊!

【番外篇】H君的故事

 

初見H君時,他還是一個私立大學的應屆畢業生。

「老師,我很想考國考,但我害怕自己考不上。」

在剛下課的教室,H君怯生生的靠近我說道。

「來考國考的同學都是想要考上的,所以一定要好好努力呦~」

才剛剛結束六小時課程,略感疲憊的我回應得頗有點心不在焉。

「但是,我只是一個私立大學的畢業生,我要怎麼考贏那些台大政大的本科系高材生?那些人都很會念書,而且我大學時期都在打球,我很怕我最後還是贏不了他們。我都已經大學畢業了,難道我要一輩子都領22K嗎?」

似乎感覺到我有意離去,H君的語氣開始轉為急促焦慮。

而我看著H君逐漸脹紅的表情,突然也察覺到自己似乎有義務好好的跟這個年輕人(雖然我今年才20歲)好好溝通一下,「未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想這或許就是年長者的責任吧,雖然我今年才20歲)。

「嗯,你叫做H君吧。」

我停止手邊收拾考卷及講義的動作,專注的看著他問道。

「你剛剛提到22K,我也認識很多同學大學畢業以後領22K。甚至,我還認識很多一開始畢業領22K的人,到了30歲薪水卻還是沒有明顯的成長(雖然我今年才20歲)。那麼你覺得,除了就業環境不好,政府政策失誤或是其它我們在電視上面可以看到的理由之外,到底為什麼這些人會一直陷入低薪的陷阱當中呢?」

「我不知道。難道是因為老闆給的薪資都太低了?」

似乎沒想到我會反過來問他問題,H君低頭思考之後,聳了聳肩回答

「我想薪資太低,就業環境不好,這些問題我們在電視上面都看過了。但是有一個問題,卻長期被台灣的年輕人忽略(雖然我今年才20歲)。」

為了即將要說出口的話語,我的眼神開始變的凌厲。

H君,你覺得,你的條件,我說的是以你目前的條件,在台灣的就業市場是好是壞呢?」

這是一個很傷人的問題,但是我的語氣還是很堅定

「我的條件!?」

H君可能從未被人當面問過這麼犀利的問題,頓時滿頭大汗

「我的條件當然很不好呀,我剛剛就說過了,我是一個私立學校的畢業生。念的系又不是頂尖的系,大學都在打球,甚麼專業也沒有,去外面找工作也都只能找行政的工作,然後還…總之不可能跟老師『你們這種人』比啦!」

H君越講越委屈,且可能也覺得自己正在被老師羞辱,因此回答到最後頗有種「自暴自棄」的意思。

「嗯,所以我想我們談到一個重點了。」

面對H君的挫折情緒,我彷佛無知覺一樣,棄而不捨的繼續追問下去

「你剛剛談到22K,這幾乎已經接近我們所熟知的新鮮人最低薪資標準了。那麼,為什麼有些人永遠擺脫不了領22K的困境?甚至有些人,到了較年長的年紀,仍然突破不了低薪的困擾呢?」

「就是因為我們條件差嘛!反正老師你就是想告訴我這個吧!」

H君的不滿表現得十分明顯

「不,你錯了。」

我很平靜地看著H君脹紅的臉說道

「『條件』這種東西,是一種隨時會改變的要素。很多高學歷的人在職場裡也會栽跟斗,這個我們也很常聽到。所以我要說的,不是條件『好或是壞』的問題。」

「我覺得,真正的問題在於,很多人明明就知道,自己在當時的條件並不足夠,或是並不好。卻還是因為各種理由,『勉強』自己在原本已經『有限』的條件當中,去試圖『交換』更多的資源。因此長此以往之下,不但能夠交換的條件越來越少(我們的年華會老去,只有知識跟技能才會在不斷累積下持續精進),且這個人也會越來越匱乏。」

「舉例來說,你剛剛說像『我這種人』,不能理解你的辛苦。但是你知道嗎?老師我自己高中三年因為貪玩,所以一開始也是私立大學的學生。而且不但學校比你念得還差,念的學系更是著名的就業難產系(保密一下)。除此之外,由於貪玩習性不減以及生活需求(大家都知道我要打工),我的大一完全就是一整個在二一邊緣遊走的狀態,且還有一個學期真的被二一了。」

很久沒有講到自己以前的事了,換我變得有點難為情。

「那老師你是怎麼下定決心改變的?」

H君似乎找到了知音,眼神開始明亮起來!

「大二時,我因緣際會之下遇到一個改變的契機(喔,請讓我保有這個小小的秘密)。也因為這個改變的契機,才使我必須真實的面對自己(或無法逃避)。當然,當時的這個經驗並不是什麼另人感到愉悅的經驗,因為我發現的是一個又窮、又懶、又沒本事,要甚麼沒甚麼的自己。所以這個時候,我很想要改變。」

「但是,雖然想要改變是一個很激勵人心的想法,但是實際的狀況是,當時的我根本完全沒有任何的條件去做任何的改變。當然,我也可以告訴我自己,我要從今天開始不一樣,我要認真上課、認真打工認真生活。我要認真地改變我自己,這樣想我會好過得多,也很可以『安慰』自己。」

「但是,事實是,就算我真的這麼做了,接下來的每一個學期都拿書卷獎,每一份工作都領到滿額終點。我最多最多就只會是一個,很抱歉,一個私立學校就業難產科系的畢業生,而且還被二一過。也就是說,我既有的條件已經不好了,如果我僅是在既有的條件下努力,實際上對我而言不會有更大的差別。而既然是『我自己』在過去將『我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團亂。那麼現在,『我自己』自然也應該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所以我要改變,我要突破!」

在講到「我自己」這三個字的時候,我的咬字很重,而我也看到H君很堅定的點了點頭。

「於是,我決定參加轉學考,我決定要為自己過去的荒誕不羈負起責任,我要改變。然而,轉學考試卻是一個相對來說較困難的考試,很多學校錄取的人數只有一名。而我的對手,基本上都是來自各校(包含有政大、北大、中正、中山、高大、東吳等名校)的本科系學生,英文比我好、所有專業科目也都比我扎實。對於這些學生而言,轉學考是一種『晉升』的方式,而非像是我們這種人『重新再來』的途徑。」

「在準備的初期,我也曾經有過畏懼。我想著那些人都是本科系,錄取名額很多學校又只有一名,我真的可以嗎?但是很快的,我馬上就告訴我自己:『就算他們都很厲害,難道我就不考了嗎?』、『我不就是為了讓自己也變得很厲害,為了提升自己的條件,所以才這麼努力地想要改變嗎?』、『對手越厲害越好,這樣我才能夠提升我的條件!我要證明我不一樣了!』。而這些就是支撐我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之下,最終取得三榜首一榜眼成績的動力。」

「當初的我,念的學校比你差,念的系也比你差。但是我很真誠,也很殘酷的逼迫自己去面對自己的不足。我了解到,『弱者』完全沒有『畏懼』的權利。就是因為我太弱了,就是因為我條件太差了,所以我才要努力!我才要突破!我才要超越!就是因為我真的很想要很想要很想要(我的確是連續講了三次)成功,所以我要求我自己無所畏懼,甚麼苦甚麼累我都可以承受!這樣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一連串說了這麼多的話,我感到更疲憊了。但我還是充滿期待地看著他,我是真的希望傳遞些甚麼東西給這位年輕人。

「老師,我明白了。」

H君的眼神很堅定

「弱者沒有畏懼的權利,我會用破釜沉舟的心情面對這場考試跟自己的條件的,以後還要麻煩老師多多督促指導我,謝謝老師。」

看著H君堅定離去的背影,當時的我很高興自己又到一個年輕人覺醒了,我也相信他一定會成功!

然後,9個月之後,

在榜單上又多出了一名一年考取的年輕人

自覺、自信、自立,這就是我當初想分享給H君,以及所有同學們的想法。希望各位可以繼續加油!我與大家一同努力!

韋伯宇宙|三部曲:上榜生策略實戰課

想讓努力真的有效,你得先搞懂這些上榜心法!